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41週] 居家生產成功!


時間:8/5 am06:30

已經「過期」一週了,每天懷著沉甸甸的肚子,一如往常的做家事、煮飯、幫老公帶便當、帶孩子出去玩,說不吃力是不可能的,但產檢醫師鈺萍確認沒問題,羊水足夠、胎盤健康,「我們就等吧!」到了8月4日,朋友帶著孩子特地來找我,扎扎實實玩了一個下午,回家後我們應兒子要求,吃了一頓豐盛的牛排大餐,還是毫無動靜,真不知道肚子裡的孩子想住到什麼時候啊?

8月5日清晨6:30,一如往常起床上廁所,回到床邊,持續數日、猶如經痛的宮縮感又來了,我坐著滑手機,等著宮縮過去,但沒幾分鐘,發現狀況不太對,阿澤恰好轉醒,問:「怎麼了?」「我覺得怪怪的,可能就是今天。」說完,我回到廁所馬桶上,下載了紀錄陣痛的手機app,確認從6:30~6:50間,每十分鐘一次宮縮,每次一分鐘。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四歲前夕

二年前,澄澄一歲多時,我寫下了對他的期待:「我無數次揣想他會是什麼個性、聰不聰明?是否心地善良,能不能凡事樂觀,又無數次的想,不聰明沒關係,健康就好,能在照顧好自己的同時也顧及別人就好。身體四肢成長的同時,他也會長出脾氣,學會說愛你時,也學會說不要,能立刻大哭,也能隨時笑出來,有時全身帶刺,但一轉頭就柔軟甜膩如鳳梨果肉。」

哇!現在看來,他完全是耶,尤其是說「不要」(菸)不知道明年這個孩子又會是怎麼樣呢?

最近很感嘆,雖然養小孩累死兩個人,但在這個四歲階段覺得很值得(因為我們都不知道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他帶給我們的快樂與滿足,和疲憊感相當,但我更認清了家庭的本質,還有如何盡力去尊重一個人讓他活得像一個人,這麼說好像自吹自擂,但我今天真的跟他說,請他不要隨意摸我,因為我要摸他親他,我都問過他的,澄澄不怕我們,他常常笑嘻嘻也很容易生氣,他不怕我生氣,還會提醒我生氣太久了,好驚奇,我這輩子根本不敢和父母這樣說話,我們就是逃避彼此的情緒而已,當我偶爾冒出威脅的話時,他會順順的接住,「如果那個是我的呢?」「你就可以借我啊!」、「如果我找到了呢?」「那就可以一起玩阿!」對他來說,這是沒有反話的世界,是一個好的世界,唯一不滿意的應該是無法買下每個玩具這件事吧!

育兒日記-吵架與和好

好久沒寫育兒日記流水帳,不是因為一片和平,而是懷孕後期讓我每天都好累,另外我確實也比較能掌握奔四的兒子情緒起伏變化,他也逐漸知道奔四十的媽媽臨界點在哪裡,我們在「逼瘋對方前就喊停」這點有了顯著的進步。

昨天難得大吵架,澄澄入睡一直有個讓人頭痛的習慣,就是要滾床一小時,滾床是真的滾,拍床、拍牆壁、翻過來抱、壓在身上、拉你的手抱著又甩開,總之就是設法讓旁人(除了他爸)也睡不著。午睡與晚上都是如此,所以我一天至少有兩小時都這樣跟他耗,有四成機率是爆氣收場,三成我幸運的比他早睡不受干擾,另外三成母愛過剩陪他到入眠。


2017年蒜頭記事

台灣蒜頭價格一直起伏蠻大,2014年大蒜崩盤,傳統市場上三斤一百、四斤一百在賣,可以想見產地多慘,我記得產地是13~14元收購價。因為太慘,蒜農當年度立刻減種,2015年恢復到產地價30~40元,市場售價90~100元(蒜頭公有市場均價94.8元)。那麼為什麼去年(4月公有市場均價142.8元,農民均價賣81元)和今年蒜頭價格還是高居不下?

回溯2015年底的氣候概況,當時接連有颱風、寒害,四月收成前有連續雨水,以至於2016四月產量不佳,蒜頭裂球及水傷率高,五月時台北市場還出現一斤220的天價,六、七月政府趕快進口巴西、西班牙蒜頭平抑價格;照理說,隔年農民會超種吧?但農民運氣不好,2016年十月颱風接連來襲,沖走不少蒜種,加上暖冬,產量少了約4成,所以今年四月,盤商開出的收購價還有40~50元。

這對蒜農來說很煎熬,極端氣候影響大,是人為難控制,但進口蒜頭帶來的壓力更大,據聞今年四月旁商就在等進口印度大蒜了,台灣蒜若要一斤100元,印度蒜一斤只要40元,混著販售,可以提高利潤。此外,還有難以對抗的盤商收購機制。

育兒日記-我會對寶寶很好

「媽媽我愛你,我也最喜歡你。」是兒子最近的口頭禪,大概一天可以說個五、六次,每一次我一定看著他的眼睛回答他:「我也最喜歡你,最愛你。」

昨晚,他突然追加一句:「會有人不喜歡我們嗎?」「當然會啊,你怎麼會這樣想?」「最近OO都不跟我玩。」「有可能啊,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人,你也有不想一起玩的小朋友,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媽媽啊。」他聽完後跑掉了,不知道能否理解。

但最近我發現,當我情緒不穩、太疲累,或是生氣時,他也會默默靠過來說:「媽媽,我喜歡你。」無論當下有多煩躁,我還是提醒自己立刻回答:「寶寶,我也最喜歡你。」盡量不帶任何附加條件,例如「所以你應該把玩具收好」、「所以你不要亂發脾氣」,這些話卡在我喉嚨,但我不會說出來,我希望讓他知道我的愛不是因為任何附加條件而來,那些卡住的話,其實很沒必要,我心知肚明。




奔四之感

金曲獎結束的隔天,果然在網路上看到好多評論草東憤怒呢喃魯蛇世代要取代失敗也要樂觀找到自己的路的五月天了,啊,那就是我們這個80世代走過來的十多年歲月啊。都要「奔四」了,我們已經知道憤怒後還是要面對殘酷現實,沒有一點點豁達、不偷偷藏的一絲絲期望,是活不下去的,所以才有生活以上生存以下,才有未崩壞的地方,才有第二人生,才能去想後來的我們裡那個死男人/女人現在到底死去哪了...

不倔強頑固努力一點,不然怎麼去面對只會出一張嘴講還要責怪青年不努力、給你正職改約聘跟你說讓你的路更廣、實在很難心平氣和與之共事的五、六十歲老人;以及二十多歲無法溝通不會做事就算了還抱怨你沒有照顧他們心靈沒有給發揮長才的機會、出門上班還會迷路、動不動就半夜傳訊息要離職或是憑空消失的嬌滴滴年輕世代呢!

厭世之後怎麼辦呢?三十多歲的人也很厭世,還是一樣含淚上班的路上聽五月天啊不然呢

總之,奔二在厭世、奔三整天擺爛、奔四超衰卡中間、奔五孬不承認、奔六賤、奔七自己活得爽就好!

--
一直說五月天很勵志的人也很煩,20年前我媽還抱怨〈尬車〉這種歌怎麼能給小孩子聽(對了之前菊仙也很認同),現在的媽媽至少沒抱怨草東啊!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生產前的流水帳

最近覺得我和阿澤處於一種將「由奢入儉」的窘境。澄澄已經是非常好的生活伴侶了,可以不帶推車一起出門一整天,可以自己上廁所夜裡也不用尿布,可以自己吃飯雖然很拖拉,可以在我煮飯時在旁玩一個多小時,可以在浴室玩水輪流陪我和老公洗澡,可以討論一天的行程,不睡覺時會自己看書,可以陪著我去工作並克制自己將干擾減到最低(儘管還是很多)。

但幾週後,一切都不一樣了,會有一個非常脆弱需要他人全天候照顧的幼小生物,佔去我們大多的精力與時間,我們又要抱著他洗屁股、掛在胸前餵奶或散步、搬推車上下樓與公車。


對澄澄來說同樣不易,他會被很多長輩問愛不愛寶寶、寶寶可不可愛、寶寶給他們帶回家好不好、他和寶寶誰比較可愛...想到就覺得是會一場夢靨。真不知道未來的半年會有多慘烈...


不過孕期即將剩下最後四週,比起第一胎,這次相隔三年的懷孕好像沒發生的事一樣,少了每個月的紀錄,其實現實生活中正好相反,這次懷孕才是真真實實的折磨人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