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那些貓狗的事—你家的狗走丟了嗎

你家的狗走丟了嗎?你丟了你家的狗嗎?

天氣愈來愈冷,板橋靠近光復橋的河濱有條虎斑狗,已經在那晃蕩兩周。附近施工的工頭最早發現牠,大家都猜是被棄養的,工人試著帶走牠,牠不願意。

一群愛狗的人特地輪流來餵牠,白天、晚上各來一次。虎斑狗親人也愛玩,但就是不肯跟誰走,大概怕離開這裡,再也找不到爸媽了。

爸媽留給牠的只有一個黃色項圈,餵牠的人擔心這隻小狗哪天跑遠了、被嚇走了,那時牠有了戒心,就沒人能幫忙除下愈來愈緊的項圈了,決定先動手拿下來。但狗不願意,狗咬著項圈向上拋,似乎想自己設法重新套入,那是牠唯一曾經有家的證明。

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抓菜蟲不如從小學開始上食農教育課

前幾天終於抓到「菜蟲」了,一位盤商每年二、三月到將軍區、佳里區向農民收購1500噸的紅蘿蔔,整理後運至路竹區的冷凍庫冰存,每個月依照下游盤商需求出貨,現在十月底剩下300噸,終於被抓到了。

(先讓主婦去抽根菸冷靜一下)

[漫畫] 《昨日的美食》食譜實踐(再加碼)

《昨日的美食》又來了,今天不是筧史朗的料理,而是他的伴侶矢吹賢二,為了疲憊的愛人,特地利用午休時間去買菜、回家耐心做成的糖醋魚料理。

先將紅蘿蔔切片、洋蔥切成半月狀、香菇切半(我用鴻喜菇不用切),依序入鍋炒軟,加入100cc的水、一點沾麵醬、一湯匙味淋、一湯匙的酒,煮滾後,用半碗太白粉水勾芡,接著倒入兩湯匙醋,觀火。

矢吹賢二比筧史朗勤快很多,另起了一鍋煎魚片,魚片灑上鹽,再用濾網在魚片上灑麵粉(我本來覺得多此一舉,但用濾網效果真的很好,務必試試),接著將魚片煎到金黃色,淋上另一鍋勾芡好的蔬菜醬汁即可,魚片脆脆的,醬汁酸甜鹹兼具,好好吃喔。(各種白肉魚都可以,我用鯛魚片)

配菜很簡單,青江菜清燙時,加入一點鹽與油,自然放涼後淋上油膏即可。

漫畫中的另一道配菜是小魚蘿蔔泥,我以燙白木耳代替,萬生茉香白玉有機銀耳,有淡淡茉莉香,最簡單的料理方式就是燙三分鐘,立刻以冰塊水冰鎮。沾芥末醬油吃,一盒200g150元,可以吃2~3餐,若有機會買到請不要錯過。

還有南瓜培根湯,南瓜切成一口大小,冷水煮滾後,加入切絲的培根,煮上七八分鐘,加一點鹽巴、黑胡椒。原食譜還有以味噌調味,但這部漫畫不管什麼湯都以味噌調味,我就不放了。

為什麼今天會換成賢二做飯呢?其實賢二剛好和同事傳授「甜蜜蜜」法則,就是默默作很多家事但不邀功,但個性熱情直接的他其實根本做不到,一下子問史朗好不好吃,一下子暗示自己將廚具洗得乾乾淨淨。但史朗根本不在意這些小細節,能吃到用心煮出來的美味飯菜,誰不開心呢?

不過啊,還是要提醒各位,對下廚者要不吝惜的多誇獎、多讚美,無論好不好吃,光是有一個人為了你在這種天氣大汗淋漓在火爐前罰站,一切就夠了。若不是因為愛你,誰做得到?而這樣的愛,在我們之間,在筧史朗與矢吹賢二之間,與身分性別無關。





那些貓狗的事—慢一點,很難嗎?

住在雲林華山的好友吳登立,上周在臉書放上了幾張照片。那天他與幾名朋友相約去石壁山區找蜻蜓,剛轉入石壁,就遇到一條南蛇要過馬路,南蛇是台灣野外蛇類中體形最長的蛇,體長最長可達兩百五十公分以上,雖然無毒,但性情並不溫馴,也非保育類蛇種。他們停了幾秒鐘,讓蛇先通行,又走了約百公尺,又見到一條美麗紅竹蛇,這條蛇就沒那好運了,早已被車輪壓扁成了一具屍體,山區的路並不好開,要避開蛇沒多難,但對人類來說,路上什麼都沒有。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那些貓狗的事—養大狗

在城市裡養一隻大狗,是件讓人莫名變得卑微的事,就算下雨天也不能走在騎樓裡,必須像勇士策馬般淋著雨,手上的牽繩也因為狗兒往前衝,變得筆直僵硬教人發疼。即便如此,偶爾與人擦肩而過,還是會看到對方毫不遮掩地皺眉掩鼻,剛剛他經過二手菸雲霧時可沒怎麼生氣。

我們已經習慣路人常常是一臉懼怕的模樣,也對轉角處必傳來驚呼聲感到習以為常,看到路人拿起尖銳的雨傘防衛時,能微笑以對,聽到父母訓斥「不要摸,狗狗會咬!」特別得意(我還真希望我的狗咬你),這是大狗給我們的修煉,儘管牠只是一如往常,神情愉悅踏著不大不小的步伐,一點也不專心地往前走。

那些貓狗的事—貓人和狗人

麥可.柯達(Michael Korda)夫婦寫了《我輩貓人》,記錄他們生命中曾經相伴過的貓,但我沒要討論這本書,而是要借貓人一詞來用,談談身邊的貓人,還有狗人。

貓人和狗人不只是單純飼養動物那麼簡單,有些即使沒養,他們生命仍有一部分就是貓或狗,比例極大,哭笑與煩惱的理由多與貓狗有關,平時不太能討論什麼流行話題,但如何餵一隻張牙舞爪的貓吃藥,如何誘騙一隻容易緊張的大狗進入動物醫院,可以講上整天都不嫌累。

那些貓狗的事—收容所的出與進

「領養後的第二天就被車撞了,送到醫院,找到認養人,對方說不要了。」簡單四句話,說完了樂樂這一周來的悲慘遭遇。

樂樂是一隻中等體型的混種黑色梗犬,八月二十一日進入新屋收容所,笑容燦爛陽光,逗得志工都愛牠,設法保留了好幾個月,終於在十一月中旬被人認養。孰料一周後被通報急難救助,抓回了收容所,而且後腿已經癱瘓,志工趕忙送到動物醫院,聯絡上認養人,得到的回應是辦理棄養。

任誰都想全力詛咒那位糟透了的認養人,但如果老天心力有限,請先讓樂樂再次站起來吧!救援志工直接認養了樂樂,送到醫院治療,幫牠按摩雙腳,訂製輪椅,關心的人送來的零食多到樂樂吃不下正餐,大家都在等樂樂好起來。

離開收容所不一定就是幸福;進到收容所也不一定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