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41週] 居家生產成功!


時間:8/5 am06:30

已經「過期」一週了,每天懷著沉甸甸的肚子,一如往常的做家事、煮飯、幫老公帶便當、帶孩子出去玩,說不吃力是不可能的,但產檢醫師鈺萍確認沒問題,羊水足夠、胎盤健康,「我們就等吧!」到了8月4日,朋友帶著孩子特地來找我,扎扎實實玩了一個下午,回家後我們應兒子要求,吃了一頓豐盛的牛排大餐,還是毫無動靜,真不知道肚子裡的孩子想住到什麼時候啊?

8月5日清晨6:30,一如往常起床上廁所,回到床邊,持續數日、猶如經痛的宮縮感又來了,我坐著滑手機,等著宮縮過去,但沒幾分鐘,發現狀況不太對,阿澤恰好轉醒,問:「怎麼了?」「我覺得怪怪的,可能就是今天。」說完,我回到廁所馬桶上,下載了紀錄陣痛的手機app,確認從6:30~6:50間,每十分鐘一次宮縮,每次一分鐘。



對比於上一胎落紅兩小時才出現這樣的宮縮頻率,我知道如助產師所提醒,這一胎生產會來得快多了,立刻叫醒阿澤,快點出門遛狗買早餐(上一胎生產前沒吃到早餐我很介意),同時通知助產師嘉黛,她要我持續紀錄,八點時告訴她狀況。





這段時間,我坐在產球上,宮縮來的時候就搖晃身體、上下輕彈,舒緩疼痛,陣痛密度也從十分鐘一次,縮短至七分鐘一次,抓緊空檔填飽肚子、喝了一點咖啡,指示阿澤找出胎盤拓印的用具、用榻榻米、防水墊、舊浴巾佈置好一張小小的產床、移動家具、通知我的陪產團......,到了八點,一切大致就緒時,已經五分鐘宮縮一次,每次一分半,疼痛程度升高許多,將陣痛app截圖給助產師、補上一句「很痛」後,我又回到馬桶上,發現自己落紅了,這裡曾經讓我順利度過上一次的生產,所以這兩週的預產期,我幾乎天天刷馬桶、擦拭浴室地板,因為我知道自己勢必會花上很多時間在這裡。






到了8:30,陣痛越來越強烈且密集,我只能不斷在馬桶上前後搖晃、同時持續解便,阿澤拿出泳池放水,移入水中,果然好多了,我從跪姿慢慢改成躺姿,宮縮一來就晃動身體,感受水流輕撫全身按摩。奇妙的是,比起第一次生產,這次我更能感受到體內胎兒的活動,每當他有蠕動、四肢伸展時,三、五秒後必然出現劇烈的疼痛,嘿!我的寶寶也為了離開母體努力中呢!






9:00,《祝我好孕》紀錄片導演、同時也是大學同學的鈺婷抵達了,開始拿出攝影機拍攝,我慘兮兮的對她說:「鈺婷,真的好痛喔...」她溫柔的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沒多久,助產師嘉黛也到了,我終於不用再獨自撐著努力了,立刻開口求援:「嘉黛,嘉黛,真的好痛、好痛喔!」其實這段時間我心裡百轉千迴想著如果打減痛分娩藥劑多好,感覺不到疼痛的生產,到底是什麼滋味呢?








嘉黛溫柔的告訴我,真的會很痛,因為我在努力,寶寶也在努力。她向我確認想持續待在水中後,開始緩慢的在我身上淋溫水,宮縮來得非常強烈讓人全身顫抖,我已經無法維持長吐氣的低吟聲,開始變成了放聲吼叫,澄澄也醒來了,走到浴室看著我們,本來以為他會大發脾氣,沒想到他很快決定加入我們,溫柔的握著我的手,幫我加油。




隨著疼痛加劇,我不由自主在水池裡解便,嘉黛一邊幫忙撈起,一邊安慰我,直腸清乾淨,寶寶會有更多的空間出來,上一胎我也曾如此,所以更有信心,產程確實好好的前進中。

將近10:00,在嘉黛的建議下,我慢慢準備離開水池,想要移動到產床上,一起身就感覺到一陣劇烈的宮縮,有股強大的衝力往下,好怕是起身的跨姿會讓胎兒急速衝出來,我立刻蹲下,等待宮縮結束,再慢慢移到產球上趴著。







本來以為第二產程還要持續一、兩個小時以上,沒想到幾次宮縮後,10:14感覺到「啵!」羊水破了!我和嘉黛都很振奮,羊水破了,寶寶出生的速度就更快了,果然,接下來只經歷三次宮縮,第一次感覺到會陰變得非常灼熱,第二次會陰彷彿要燒起來、被瞬間撐大,嘉黛立刻提醒我不要用力,只要呼氣,全身放鬆,然後寶寶的頭就出來了!我聽著嘉黛和阿澤驚呼,連澄澄都跑去看,開心的告訴我:「寶寶張開眼睛在看耶!」最後是第三次宮縮,我一直強迫自己呼氣、放鬆、別用力,呼氣、放鬆、別用力,接著實實在在感受到寶寶的肩膀穿過陰道口、身體骨溜的滑出去,頓時如釋重負,啊,終於出生了,是10:18。



「我想抱著寶寶。」嘉黛的幫忙下,寶寶簡單擦拭後、裹著浴巾躺在我的身旁,「Hello,燦燦,這是你的名字喔,我是媽媽。」





(爸爸剪臍帶)

(爸爸的第一次抱抱)


生產非常快速,真正感到痛苦不堪的時間大約是八點到十點,兩個小時的陣痛真的算非常短,我覺得自己好幸運,沒想到真正痛苦的在後頭。之前我就聽說生胎盤不亞於真正的生產,但第一胎我的胎盤非常快速娩出,其實沒多大感覺,只因出血量稍多而感覺疲倦,但這次排出胎盤的一波又一波宮縮,讓我難以忍受,雖然沒有生產的陣痛劇烈,卻綿延不絕,實在很要命啊!




預計幫忙陪伴澄澄的朋友Rita已經來了,準備大顯身手煮胎盤的陳阿腸也來了,我們就這樣等待著,過了第一個小時,嘉黛與原定的助產師明秀姐通訊,討論了這樣的狀況,明秀姐提醒,我們要先討論去醫院的可能,我們也通知了我的產檢醫師鈺萍,讓她知道有可能到醫院處理。我問嘉黛,到醫院後會怎麼做呢?大概就是打加強宮縮的藥劑,然後人工幫忙胎盤排出。







那就再等等吧,第二個小時已經過了,與明秀姐進行第二次通訊,她提醒,如果遲遲沒動靜,子宮內持續排出的血液凝固會黏住胎盤,更難娩出。我決定不再躺臥,起身趴在產球上,這個決定是對了,平躺實在不是忍受宮縮的好主意,無法想像躺著生孩子是怎麼辦到的,酸痛感降低後,我感覺到宮縮趨緩了,該怎麼辦呢?嘉黛建議我,好好感謝胎盤完成任務了,陳阿腸也提議,不然別吃了吧!「告訴胎盤我們不吃他了,趕快出來吧!」

好吧,「胎盤,我不吃你了,真的很謝謝你,寶寶平安健康出生了,我會把你種成一顆好盆栽的。」就這麼說了兩三次,再一次宮縮,順著用力,胎盤竟然就生出來了!是網球拍狀的類雙胎盤啊!(神奇的「生胎盤記」附於文章後。)


(好好的跟澄澄說發生了什麼事很重要啊)


 (第一次哺乳)



(胎盤拓印)







生完胎盤後,我整個人終於輕鬆了起來,如同澄澄出生的當下,燦燦也非常冷靜,哭沒幾聲,就在睡籃中睡著,或是由朋友幫忙抱著,大家吃了麵、喝了酒、切了蛋糕,拍了合照,結束了這場生產派對後,在下午三點左右依序離開。我的身邊躺著熟睡的燦燦,澄澄看著喜歡的動畫,Rita在家裡陪我們,阿澤如常照計畫出門拍照工作,真是日常又美好的一日。




(豆豆:怎麼又多一個...)










親愛的燦燦,歡迎你來我們家,真的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好日子呢!希望你的每一天,都像第一天的純真色彩,它總是永遠那麼燦爛!(2017/8/5 am10:18)

******************************************
後記:這次的生產實在非常奇妙,寶寶果然會自己選日子來報到,預產期原是7/29,但7/15左右,產檢醫師與助產師都宣告產期提前的可能性極高,讓我早早取消了一些工作,好好在家待產,沒想到一等就是三週,遇上了助產師評鑑無法接生的日子、產檢醫師出國兩週以及兩個颱風襲台,最後竟然拖過了預產期一週,變成助產師早已安排好的出國旅遊時間,幸好有位於台北的助產師嘉黛是最堅強的救援投手,在上述的幾個關鍵時間,都義不容辭的答應隨時可以來幫忙接生,安頓了我們忐忑不安的心。

而燦燦產程只花了四小時,如果照原定計畫讓明秀姐從花蓮奔來台北幫忙,鐵定會來不及變成老爸親手接生,或許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拖拖拉拉等到明秀姐回國前一日,才決定離開媽媽的肚子吧,能有鈺萍幾個月來的細心產檢、嘉黛幫忙接生,明秀姐協助產前教育與產後兩天連續到府照護,我完整體驗了醫療與助產共同照護、攜手合作的美好過程,燦燦真是帶來福氣又幸運的好孩子!

 (產後第一天)





(偽裝小寶寶討抱的澄澄)

 (產後第二天)




(這天也是澄澄的生日呢)



燦燦為他自己與我們家選擇了最好的出生日。


回顧澄澄出生記[39週又3天] 居家生產成功!


關於溫柔生產與醫療、助產合作的想法與訪談,已出版《迎向溫柔生產之路:母嬰合力,伴侶陪同,一起跳首慢舞》,歡迎大家多多指教!

博客來: https://goo.gl/dR3QQC
讀冊: https://goo.gl/Jmoz9D
當然更希望大家向自己喜愛的獨立書店訂書,提醒他們進貨啦!


陳阿腸的胎盤出生記[家]

剛過去的週末對我來說並不平靜。除了感冒加趕稿,捷克兒子腸胃炎臨時住院,我跟著陪去幫忙捷克娘,之外;週六早上我在醫院時接到另一緊急訊息, Shu Ting Chen淑婷說她破水,要生了。

淑婷和我在此前只見過一次,是OKAPI的採訪。同為OKAPI寫手的我們,到她出了《迎向溫柔生產之路》時才有機會認識、見面。那時她再一個月就要生產,我們還笑說很怕她講著講著小孩就生出來了。

訪談聊的當然都是居家生產的種種,忘記怎麼開的頭,講到胎盤,淑婷說,健康產婦的胎盤是可以食用的,她有考慮這次吃吃看。當下我有點愣住。我知道胎盤可以吃,但我知道的只有做成中藥的「紫河車」,然後我的念頭跳接到「靠北這女人好威喔第一胎實驗居家生產第二胎挑戰吃胎盤她怎麼那麼愛拿自己做實驗她是人體實驗王嗎」(欽羨)。

我還沒想完,她下一句問我:「阿腸妳有煮過胎盤嗎?妳想不想試試看?」

「啊?」我又愣了一下,「我沒有煮過胎盤。妳認真?妳如果認真我可以幫妳煮。」
「我認真呀。」她點點頭,笑了笑。我也點點頭,然後就切到別的題目去了。

其實當下我不知道自己是「靠北胎盤耶,人的胎盤耶」的機會難得好好把握之感,還是一種輸人不輸陣的逞強,但總之背著大腸堂的扛棒,人家上門來踢館(並不是),豈有不接之理。

訪談結束回來之後,偶爾想到,我就上網找找關於胎盤的知識與資訊,不時穿插關鍵字:「胎盤 煮」「胎盤 吃」「胎盤 口感」「胎盤 料理」,之類的。

嚴格說來淑婷和我至此連朋友都稱不上,我對她除了她的文章她的臉書之外什麼都不了解;功課做是一邊做,但我也不免想著可能她只是一時念頭興起沒有當真要來一盤何況我們非親非故她要讓我這個超外的外人進她家去做這樣的私密料裡應該也有很多考慮吧之類點點。直到那個訊息跳進我手機時,我才發現,她真的是認真的。可見我真的不了解她。

收到第一則訊息時我還在醫院,走不開,我趕緊回傳我的狀況,跟她說我無法前往。沒想到下一秒,捷克兒子的阿嬤來了,我沒有猶豫太久便跟捷克娘草草說了情況,決定快速中途換場。還在想要搭計程車還是騎小黑還是搭公車,突然訊息又來,說生了。

靠北啊前後根本差不到10分鐘啊!江湖傳說第二胎「腰痠一痠就生了」,這有痠嗎!

當下我心想,好吧,趕不上出世的新鮮(?)瞬間,那就也甭趕了。我一邊回訊息說我一小時左右到,一邊衝回家拿了苦茶油、薑和檸檬,然後去搭公車。

循址到了淑婷家,她朋友來開門。她躺在客廳一角,氣氛很平和,胸前伏著一團毛巾,寶寶裹在裡面。

她們說胎盤還沒下來。

徒具零落孕產知識從無實際生育經驗的我愣愣地點點頭,洗手之後縮到一個角落陪等。助產師、淑婷、淑婷大兒子、老公、朋友、狗狗、貓貓,大家各自,像是聚會一樣,沒有一絲緊張焦慮催促,就是慢慢等。

宮縮的時候淑婷會痛,我們輪流上去握她的手、幫她擦汗、變換姿勢;不痛的時候她會和我們聊天,還會開上一兩句玩笑,不說沒人知道她正在生孩子。

我很怕自己的突兀到來打亂了整個空間的能量,後來發現自己多慮。居家生產似乎會凝成一個神奇的結界,裡面的空氣和緩安適。那讓我莫名感到療癒。

但胎盤遲遲不下來。淑婷又捱了一個多小時,期間她不停變換姿勢,宮縮卻停住了。她和助產師討論起萬一胎盤不下來應該怎麼辦,得到的方式都不是太理想的。我突然想到什麼,半開玩笑地告訴淑婷:「會不會是也許胎盤不想讓我們煮來吃?」

助產師在一旁聽了,溫柔地說,哎呀,有可能喔。然後要淑婷和胎盤說話,表達對胎盤的感謝。約莫半小時過去,胎盤無動於衷,我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靠過去告訴淑婷:「不然我們放棄吧,不要煮它了。妳跟胎盤說我們不煮它了,請它快下來吧。」

我不知道淑婷怎麼想的,但她一從「謝謝你,請你快下來,我們會好好把你煮掉」改成「我們不吃你了,請你快下來,謝謝你,謝謝」,宮縮就重新啟動了;淑婷抓著我的手,我蹲在她身旁跟著念:「對啊,我們不吃你了,我們只會給你蓋個紀念章(胎盤拓印),不吃你了,你快下來喔。」

過不了5分鐘,在所有人還沒怎麼反應過來的瞬間,胎盤就下來了。

要不是我自己在場,光是聽人轉述,我一定會覺得「啥小啊他媽的你唬爛我吧騙我沒生過小孩嗎我到底看了什麼」,但真的,就是這麼神奇。

淑婷半躺著說「啊肚子好輕鬆」,空氣也跟著神清氣爽起來;助產師帶著淑婷大兒子做胎盤拓印,有人顧寶寶,有人拍照。我在廚房弄些簡單的午餐,聽大家說說笑笑,還有點無法回神。

我想我應該是沒有自己生個小孩的命了,不要說料理胎盤,可能連居家生產都無緣體會。對只幫人坐過月子的我來說,這整件事情都太神奇,而且應該空前絕後。有太多太多感知的細節,不是我寫這千多字可傳遞完整的。

回程的公車上我情緒平穩但飽滿,感覺自己心裡有一點點毒被化開。我想著淑婷的家,眾人因著這一天團聚期待的時刻,那個空間裡有滿滿滿滿的愛與溫暖,不只給予到來的新生命、給予淑婷的至親摯友,連我這個銜命而去的臨時演員都一視同仁地包覆進去。我只想說謝謝,謝謝所有讓我參與的,與無私給我的。

謝謝妳讓我看到一個家。那是我無上的榮幸。



1 則留言:

  1. 恭喜平安生產,看著這樣的過程深深覺得真是辛苦卻很幸福:)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