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訪《風土餐桌小旅行》


我喜歡洪震宇先生談這篇採訪說的話,這是一場輕鬆愉快的採訪,也與大家分享這本好書:

我發現,因為出書而採訪我的記者朋友,大部份的問題都不是在問書中內容,而是我做的事情。還好我努力追求的,就是儘量讓想的說的寫的與做的,彼此要相符。
作者很用心,試圖將我過去的經歷串在一起,才會有目前的小旅行樣貌,甚至書寫質地的轉變。
「如同他的廚師好友陳耀忠所說:『我的菜要經過一段路,跋山涉水,日曬雨淋,才會到達你的桌上。』洪震宇正在將這段路途中發生的真誠故事,端到每一位讀者眼前,讓人細細品嚐。」
也許,我的文字書寫,因為日曬雨淋而增進更多風味,生命的鍛鍊,才讓書寫添味。



「傳統的客家白斬雞,關鍵不是肌肉,而是沾醬,用九層塔、醬油、糖、醋與蒜細細拌製而成,要將雞肉沾滿醬汁才夠味,不是吃肉,而是吃醬。還有將煮過的麵線用鍋鏟壓成固體狀,放入冰箱冷藏,要吃的時候切塊再煎,像是金黃的長形豆腐……」

讀洪震宇的《風土餐桌小旅行》,很難想像他是完全不會煮食的人,別說煮食過程寫得詳細、飲食滋味的描述誘人,每道餐桌上的食物在他筆下,都牽連著台灣多元族群在島內遷徙的線索、族群的歷史文化與產業的變遷。

洪震宇在清華大學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的畢業論文,以經濟社會學的角度探討台灣與全球金融制度的關係,退伍後,為了深入接觸金融產業,他立志當一名新聞財經記者,陸續進入職《遠見》、《財訊》工作、《天下雜誌》,認識銀行、保險、證券、基金,學習讀財務資料,解讀企業財務運作,接著投入天下319鄉專輯製作,從單槍匹馬的記者,變成帶領團隊在四個月內跑遍台灣,而後進入《GQ》學習從影像、視覺的角度規劃版面,最後他回到《天下雜誌》擔任創意總監,然後選擇離開媒體業。

「我特地趕在十月底辭職,如果再拖下去,就會想要領年終獎金,永遠走不了。」洪震宇決定拋下所有的頭銜,重新思考帶著社會學的背景、新聞記者的專業、商業管理的知識、全國走透透的熱情,自己還能作些什麼?愛吃的他,不管採訪工作再累,只要一想到下一餐的美食,就能精神一振,他蒐集了食材資料,先寫了《旅人的食材曆》,又與氣象博士彭啟明、命理大師李咸陽合寫《樂活國民曆》,從台灣地域特色與國民生活實用角度出發,談如何跟著節氣過生活、吃在地。
 
「我本來以為自己寫得不錯,但編輯提醒我,下筆時我仍是記者,文章結構嚴謹綿密、寫作時間快、文字漂亮,但不夠有靈魂。」當時無法理解的洪震宇,現在已經明瞭編輯寶貴的提醒,「不是寫了『我』就是寫作,我花了一些時間,才學到沈澱自我於故事中。」

洪震宇寫作模式的改變,與他這兩三年來開始設計產地旅行有關。他受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之邀,為花蓮豐濱鄉石梯坪的緩慢民宿設計菜單,洪震宇找到阿美族廚師耀忠,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跟前跟後作田野調查,找到頂著冬季刺骨海風、與海浪搶時間才能摘到的海菜故事。他的飲食書寫不再限於節氣的時間,開始進入空間場域,談村落的生活樣貌,談族群的飲食文化脈絡。

然後,他發現「餐桌旅行」還不夠,要讓旅人真實認識土地,不能只是吃餐飯、睡在漂亮的民宿一晚,還要讓旅程連結在地,與當地產生關係,「因為讓你難忘的不是風景,不是一顆樹,而是因為某個阿伯的微笑、阿姨的飯,旅行有各式各樣的方式,你可以選擇對台灣更好的那一種。」

洪震宇不再只是紀錄者,不再只是發問、旁觀,他和當地人一起生活,長時間的相處與密集的拜訪,設法找出地方特色,過去社會學累積的資料蒐集能力、新聞記者的好奇心、雜誌管理與創意發想的功力,一併派上了用場,洪震宇設計的小旅行緊抓著旅人的心,例如安排賣碗粿的阿婆在田間體驗活動後,騎車載著熱騰騰的碗粿經過,勞動後的旅人更能品嚐在地小吃的美味。

現在打工換宿正熱門,卻也頻頻發生打工者不專業、無法適應、臨時取消導致缺工等問題。洪震宇以《湯姆歷險記》故事為例,「要讓旅人覺得自己是在旅行中體驗生活,業者也不能把旅人當免費工人,要帶他們好好去玩。」他先蒐集了茶農、民宿的需求,整理出網頁管理、整理園圃、蓋房子、清晨採茶等工作,並聲明沒冷氣、睡通鋪、且必須付費,還要在部落裡生活七天六夜,結果三十個名額吸引三百多人報名,最後只好請報名者附上履歷,一一篩選專長與目的,「旅行結束時,大家抱頭痛哭,他們不僅真正幫部落做事,也與業者結交成好友。」後來延伸成「離題旅行」,讓旅人暫時離開自己的人生難題,去解決別人的難題。
 
「旅行是手段的一種,重點是把人帶到現場。」心疼甲仙鄉受到八八風災柔摧殘,洪震宇對甲仙鄉特別有感情,他規劃「甲仙小旅行」的兩天旅行,濃縮當地居民災後重生的酸甜苦辣,「那裡沒有年輕人,常常是六十歲老人照顧九十歲老人,沒有旅人,當地人經濟、心靈都無法被肯定,我想既然他們的兒子無法回家,那我就把年輕人帶來甲仙。」他帶著年輕旅人體驗柴燒,夜宿當地住家,聽老人說風災故事,經過妥善的定價、行程規劃與設計,一趟旅行也能變得富有社會意義。

現在,洪震宇的名片上沒有任何頭銜,只印有「故事人」三個字,他所做的就是找故事、寫故事、說故事,如同他的廚師好友耀忠所說:「我的菜要經過一段路,跋山涉水,日曬雨淋,才會到達你的桌上。」洪震宇正在將這段路途中發生的真誠故事,端到每一位讀者眼前,讓人細細品嚐。

(文/諶淑婷,刊登於開卷2014/9/13)

2 則留言: